bq5_org 卖淫嫖娼公权力的人 色情业缰绳:各国都不敢松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66 >
  • 广告

色情业缰绳:各国都不敢松

发布时间:2015/5/26 18:49:24|浏览次数:

銆愮編鍦栧叡浜€戔梿2014鍦扮悆灏忓涓浗鍖烘€诲喅璧?-浼椾匠涓借皝浼氬ず鍐?今日之声(1月3日)舌头是内脏最直接的反映春●四月【美图共赏】移动支付

如果只有一种失去的方式,你是选择生离,还是死别?假如你捡到金子蓝色忘忧水(最佳自然水療法音乐11首)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脾胃虚寒〖唯美古典人物素材烟花三月下扬州〗大学生【你真的知道教育三十三条吗?】长寿的14个迹象七夕情人节诗歌汇编“火箭式升迁”须经得住“质疑”【缤纷美食】奶粉的做法大全有哪些漂亮的伞,不管晴天雨天阴天,都可以让心情美好得飞起来?性价比高的沐浴露?酱猪蹄(做法附图)*精妙话语:乐天随缘,轻松自在绿豆莲子薏米粥的做法(养肝排毒菜谱)【中国史上十大帝皇】喜欢和爱的区别出生时辰看你是好命人吗大学生【你真的知道好好爱、珍惜爱是什么吗?】【转载】紫黑色短袖俄罗斯财长宣布卢布危机结束草书偏旁符号的识别不让失败的体验定格在北京没有资金如何创业?上路?每日禅话?91

2010年湖北高考满分作文及点评:多一点幻想—高中频道—中国教育在线1980年代的中学生鑴婃煴鐩稿叧鐤剧梾楂樻竻鍥捐В上路?每日禅话?91

  \

  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荷兰首座“妓女博物馆”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国当局正罕见地对‘罪恶之城’里的性交易进行严厉打击”。近几天来,中国在南方城市东莞进行的大规模扫黄行动不仅成了中国国内网络上最热的话题,也吸引了国际上的大量议论。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随着性解放浪潮,从欧美开始围绕是否应允许卖淫合法存在的话题曾经多次引起激烈争论。欧美一些国家曾允许“性工作者的合法工作”,但不仅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大国法律严厉禁止“性交易”,荷兰和德国等色情业泛滥的城市也开始全力“转型”,试图消除“性都”这样不光彩的称号。德国柏林社会学家马塞尔·哈森1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一些人错误认为性交易自由是个人自由主义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即使在最开放的欧洲国家,把性交易搞成完全自由化市场都不会存在,而且各国都在极力缩小这种市场,因为性交易市场化肯定会跟社会腐败、人口贩卖、黑社会组织等联系起来,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容忍这样的“自由”。

  “中国‘性都’被兵临城下”

  “‘你好,先生,欢迎到我们中心。’10多名年轻女性异口同声地说。她们个个穿着紧身服装,上衣突出胸部或低胸。”德国《世界报》11日称,这是中国广东东莞绝大多数酒店几天前还能经常看到的一幕。报道称,东莞曾经是中国“世界工厂”的一部分,那里居住着800万人,以及数千家生产廉价品的工厂。同时,这里也诞生一个有利可图的副业——豪华酒店。酒店给客人提供嫖娼服务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东莞因此被称为中国的“罪恶之城”。在这里,女性也可标号出卖身体。在一家豪华酒店,最便宜的90欧元,最贵的则是200欧元。为了金钱,女孩可以做一切事情。该报称,现在,中国警方终于开始重拳打击这里的色情业。卖淫已经成为中国反腐败运动的一部分。打击“性都”,这仅仅是开始。

  英国《每日电讯报》称,“中国‘性都’被兵临城下。”在中国央视对东莞的色情业进行曝光后,超过6500名广东警察对制造业中心东莞的色情业发起了大规模的打击行动。在周末的突袭行动中,有67人被抓。报道称,色情业在东莞以及中国南方一些城市的猖獗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据估计,至少有50万至80万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东莞色情行业。

  “德国之声”称,色情业在中国非法却又遍地开花,被认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东莞甚至被揶揄为“业界良心”,指其在色情业的管理上达到相当水平,甚至发展出一套流程性极强的“莞式标准”。在其背后,是一整条庞大而复杂的情色产业链,从短信制播、到酒店业、按摩服务业等。美联社称,在任何地方,没有地方官员和警察的纵容甚至保护,性产业不可能存活。正因如此,央视曝光后,公安部11日宣布将追究当地警方失职人员。

  对这次大规模扫黄,中国网络上出现的一些声音更令许多人感到惊讶。新加坡《联合早报》11日称,包括一些网络“大V(意见领袖)”在内的网民却喊出“东莞挺住”的口号,认为“卖淫活动是市场需要,曝光色情行业是画蛇添足,是打压‘小姐(性工作者)’这一‘弱势群体’”。英国广播公司(BBC)在报道中称,中国网络上这样的声音表达出的是对“公权力要管住公民下半身的恐惧的本能反应”,但该评论同时引述一名学者的话称,这样的声音“用帮助所谓弱势群体说话的姿态为嫖娼公开站台。鼓吹嫖娼自由者本质上和贩奴者一样,却以自由主义者的面目示人。”在BBC相关报道后,一个名为MaybeZou的中国网民留言气愤地写道:“我是东莞人都觉得丢脸。你们究竟要挺住什么?是不是觉得东莞扫了黄,让你们没得嫖了?那些叫东莞挺住的人,想过老百姓的心情吗?”

  欧美加大色情业管理力度

  在世界历史上,色情业是一种古老的存在。上世纪中期以来,“性解放”和“性自由”浪潮也使欧美许多国家围绕是否应该允许卖淫嫖娼行为合法掀起激烈争论。荷兰、德国曾先后立法保障“性工作者的合法工作权利”,意大利曾试图以全民公决的方式对卖淫合法化进行表决;澳大利亚允许一家妓院发行股票上市。对于欧美国家来说,允许色情业合法化主要出于以下考虑:减少性暴力犯罪等扰乱社会安定的行为;保障公共健康;控制色情行业引发的有组织犯罪等。然而实际情况是,欧洲国家因嫖娼染上性病和艾滋病的人高达患者总数的15%;德国性工作者有72%遭受过暴力威胁;欧洲毒品交易近五成在红灯区内达成;每年被非法贩卖到欧洲并被强迫卖淫的妇女高达50万人。

  无论从规模、还是历史,世界最有名的红灯区要数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德瓦伦红灯区。这里是一个合法卖淫的指定区域。在沿河的一条小巷内,左右两侧就是林立的橱窗女郎,她们在以红灯照亮的窗户或玻璃门后面提供服务。这些小房子非常老旧,但据当地人称,这里租金极高,是同类楼房租金的5倍。

  对于所谓“卖淫嫖娼是个人自由”的说法,越来越多人激烈反对。联合国的一份有关全球人口贩卖的报告指责称,自从荷兰允许色情业合法后,荷兰的人口贩卖人数逐年上升,特别是被迫卖淫的人数。报告数据显示,在荷兰,尼日利亚、匈牙利、保加利亚、波兰、几内亚、罗马尼亚等国居被贩运和被强迫卖淫者来源国前几名。由于国内外的压力,2008年起,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开始推动“联合项目1012”计划(1012为红灯区的邮编),一方面加强监督以打击犯罪,一方面将橱窗空间改造为设计师工作室,希望以此让红灯区的街景更多元化,改善“性都”的形象。

 

  在德国,斯图加特被认为是“性都”,这里是欧洲最大的连锁妓院“天堂”总部所在地。2002年,德国当时执政的红绿联盟将卖淫合法化。德国电视一台称称,德国因此被称为“欧洲大妓院”。每天接待120万人次,色情业年营业额达145亿欧元。但德国媒体担忧,由于提供性交易的场所属合法营业,警方在追查强迫卖淫、人口贩卖等犯罪活动时更加困难。一些妓女甚至每天被迫接客40人。这严重影响德国的国际形象。德国北威州政府与欧盟共同出资100万欧元,对愿意离开卖淫业的性工作者进行工作培训,帮其“转型”。

  实际上,在英美以及法国等西方大国,对于色情业打击越来越严。在美国,绝大多数州法律规定卖淫嫖娼违法。为了打击色情业,美国芝加哥等多地警察甚至将抓获的嫖客的姓名、年龄以及被捕地点统统在网上公开,并将一些人送进“嫖客学校”,强制学习。法国的法律规定,最高可对嫖客处以1年监禁和1.5万欧元的罚款。在英国,根据《性犯罪法》和《街道犯罪法》,任何涉及妓院的活动包括女佣等都被认为是犯罪,可能面临长达7年监禁,而由两个以上的人共同提供性服务就算妓院。

  BBC称,实际上,卖淫嫖娼和产业化的卖淫业超出了个人自由选择的道德范畴,因此,“公权力介入”是世界各国的标准做法。卖淫嫖娼在大部分西方国家也违法,西方国家也用“公权力”对付卖淫嫖娼。

  日本为奥运会净化红灯区

  在亚洲许多国家,卖淫嫖娼传统上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行为,法律上也不允许。但在西方“性自由”思潮的冲击以及经济原因,近年来,亚洲一些国家色情业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泰国,穿着暴露的女郎或“人妖”沿街肆无忌惮地招揽,往往让第一次到泰国的中国游客面红耳赤。泰国色情业源于冷战时期美国在泰国的大量驻军,美国大兵寻欢作乐成为芭提雅等地从渔村变为旅游城市的原动力。

  实际上,泰国人信仰佛教,色被认为是佛家七戒,在公共电视节目中,即使是一般的裸露也会被打上马赛克。很多泰国人承认色情业是泰国社会无法避免的一部分,只是由于担心打击色情业势必会给旅游业带来损害。虽然色情业给泰国带来经济收入,但许多人对性产业背后的社会腐败表示愤怒。曾两次当选泰国国会议员的“情色洗浴大王”朱威曾公开揭露了泰国警方与泰国色情业之间的密切联系。2003年,在遭到泰国警方逮捕后,朱威公布了曾接受他贿赂的数百个警察和警官的姓名,这一事件引爆了当时的泰国政坛。朱威此后卖掉了洗浴中心,组建“第一泰民族党”涉足政界,并以“反腐败、反贿赂”作为竞选口号。2004年8月,朱威参选曼谷市长,得到第三多的选票,显示出泰国人对色情业的复杂心态。

  日本是世界闻名的“色情业大国”,但日本政府并不鼓励卖淫嫖娼行为。根据日本颁布的《卖春防止法》,卖淫嫖娼都被法律禁止。只是该法认为,处于卖淫处境的人都属于应该被保护的社会弱势群体,对于他们没有具体的法律处罚措施。因此,日本的色情产业处于灰色地带。民间统计,日本色情产业每年收入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1%左右。不过,东京申办2020年奥运会成功后,为了防止犯罪、强化治安,东京警方出台了彻底净化红灯区的方针,计划把歌舞伎町的不法集团全部清掉,净化卖春泛滥的社会环境。东京警方发誓要在2020年前对歌舞伎町进行彻底净化。

  东京律师小西一郎对《环球时报》记者称,虽然彻底消灭色情业不太现实,但色情业不仅败坏社会风气、破坏产业结构,而且处于灰色产业状态的色情业,往往成为官商勾结腐败坠落的场所,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有毒产业”。因此对于助长色情业发展及强迫卖淫的行为,哪个国家都不会纵容。【环球时报驻泰国、日本、荷兰、英国、德国记者 陈佳 蒋丰 罗布 张亮 纪双城 青木】


PX又名对二甲苯,是近年来一直高居不下的热点词汇。从2007年,厦门因建设PX项目而招致市民“和平散步”到2014年4月份茂名市针对PX的街头抗议。PX在沸沸扬扬中度过了7个年头。那么PX究竟有没有毒?有多大毒性?这毒性又是谁说的算?   PX究竟有没有毒?毒性多大?   PX又称1,4-二甲基苯,为无色液体。不溶于水,能与醇、醚和其他有机溶剂相混溶。易燃,人体吸入有害。使用时应避免与眼睛

管理者的职权价值中国 凡管理者在职务范围内无权做出的决策,均应明确规定;凡未明文禁止的,均应视为其拥有相关职权和责任。 管理者的职务范围和职权要尽可能大,其实就是说决策要尽可能地下放,尽可能地靠近所涉及的行动。不过,从效果来看,这一要求与传统的自上而下进行授权的概念相去甚远。 企业需要从事哪些活动和完成哪些任务,是由企业高层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