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5_org 宋体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发改委研究员夏小林这篇文章值得重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66 >
  • 广告

发改委研究员夏小林这篇文章值得重视

发布时间:2015/5/26 1:52:46|浏览次数:

THK LRB4095

 

鏈変汉姣斾綘宸?百毒不侵的人,都曾无可救药过!40道包子的家常做法【养生视频大剧】--养生堂系列之五(81--110集)未完结更新至第283集你的卧室有这么漂亮吗.......

华佗自发五禽戏心法韭菜―美食做法大全柯云路:一匹赛马的启示顶级油画鉴赏大全-景物篇机翼下的美丽世界二战杀机:北极航线上的恐怖大屠杀四下课文重点练习饮食禁忌,脾虚的人千万别吃这8食物(组图)办理工商营业执照,需要办公场所的租约,以及房产证复印件。还需要产权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吗?贵气修养女人◎大白菜烂心与寒包火牙痛[转载]印度或与俄研制“超级苏35”取代引进“阵风”心之坦然,如水,饮之,冷暖我知如何成为一个配音员?求指导初中数学&图形运动·动点问题专题复习课件美食家蓝哥的厨房与您分享正宗【蓝哥的厨房】超级下饭的鲊海椒只需要简单几步~然后鲊海椒回锅肉鲊海椒干煸肥肠~~做法[转载]你一定要看={西医之邪恶}=美籍中医好吃不贵的抗衰延寿食品人生必读必备的古代名句名言集锦关于联通宽带国际线路不畅的问题该找谁投诉管用?印度歌舞喜剧片《妹夫请闯关》和田玉知识选择的重要性边工作边创业的话,有哪些行业或项目适合这个模式?美到极致的英语句子纯素健康美食:土豆

千趣这神态,这姿势,一看就是亲生哒!这么霸道而又暧昧的话、你敢说么?纯素健康美食:土豆

(说明:此文系作者原稿,个别文字与《管理学刊》所发版本有区别)

 

夏小林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学是具有鲜明阶层特征的,为什么人服务,历来是各种不同经济学的本质区别,中国的现行主流经济学到底走了一条什么路子?是为富人服务还是为广大的人民大众服务?中国必须重新思考这些年来的执行的经济学原理了。

 

摘 要:2013年2月3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及《通知》,虽然说要“完善收入分配结构和制度”,却从头到尾没有提初次分配中严重影响收入分配状况的财富分配问题,以及调整劳资分配关系的“工会”和“三方机制”。这使得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顶层设计”出现明显缺失,特别不利于解决数亿工人(含农民工)的收入公平,或说不利于在劳资之间“缩小收入分配差距,规范收入分配秩序”。

另外,该文件中一再出现的“机会公平”(也称“机会均等”、“机会平等”),在理论上一直受到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批评。它在社会分层固化的中国和一些欧美国家,绝不是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的“葵花宝典”。要破除对它的迷信。

建议:第一,在组织上要提高统筹解决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谋划、决策层次。由党中央统筹制定指导性文件,其它各方(如国务院、国家协调劳动关系三方会议、工会等)按分工制定实施方案。第二,在政策上要围绕十八大的“共同富裕”目标制定社会主义初期阶段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长远战略,纳入解决财富分配的问题。第三,在社会上要高度重视工会和三方机制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国务院;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意见;劳资关系;工会;三方机制;机会公平。

 

 

 

一、《意见》忽略了财富公平、工会和三方机制

 

政府在表示2013年要继续贯彻新、老“36条”的同时,也发布了《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及《通知》(以下简称《意见》),以求“完善收入分配结构和制度,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缩小收入分配差距,规范收入分配秩序”,简言之,争取在解决收入分配不公上有明显进步。

但是,国内外的有关理论分析和经验都表明,在私营经济已占GDP 60%左右,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资产构成中界线较明确的公有制企业占比仅为21.6%,其他成分占78.4%,而私企、外企和港澳台企的资产已超过国企50%以上(未计入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和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城乡私人资本也在利用农村集体土地流转快速发展,并主导城乡就业和“强资弱劳”的权利格局下,中国在未来十年、二十年继续像过去一样,靠大力发展各种私营经济来解决绝对贫困的范围将随着绝对贫困人口减少而越来越有限(也不排除出现美式“丰裕社会陷阱”的可能性),实现共同富裕目标则不可能。因为,与此同时,左右阶级关系和影响社会稳定的“相对贫困”问题将更加突显。

而如果新的人的城快速推进,私营部门牵头的土地流转和农业生产经营体制加快发展将在全国更大范围内集中地突显劳资间利润与工资的古典冲突,并突出城镇低端服务业中大量工作不稳定的低收入者的相对贫困问题。而此时政府公共服务的财力,也将在经济增长减速时期迎来新的巨大压力。

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大国依靠使生产性财富在少数人手里高度集中和“强资弱劳”路径来解决“收入不公”、实现“共同富裕”的先例。西方曾有人说,在这种情况下“渗透效应”会发生一定作用,但这种观点继而也受到了严厉的质疑和批评。

至于更进一步的“共同富裕”问题,西方经济学是不承认的。而在“依法治国”的美国,法律则干脆禁止工会信仰、宣传主张共同富裕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政府对制裁这种 “信仰、言论自由”的“人权”身先士卒,对反对意见不屑一顾。而美国工人阶级为了追求待遇改善罢工游行,往往一再成为了市场经济中最大的违法主体,一再成为“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的“法治国家”美利坚的最大牺牲品和讽刺。在政府帮助下,美国资本家对付工人阶级的经济战略和高科技手段是:尽快、尽可能地用机器代替活劳动。而被排挤出来的劳动力则由市场调节,大量进入了分散化的、不稳定的、低收入的低端服务业。今天的富士康,似乎也是在重复这种选择,准备用大量机器人代替可能跳楼的年轻工人。

由此来看我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前景,按照常理和经验推论,不能不说如何解决财富公平,如何发挥工会和三方机制作用解决劳资分配关系,将是两个具有决定性影响的因素。它们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人们对于收入分配状况的前景就难以持乐观态度。就是大量农村人口进入了城镇的低端制造业和服务业,政府也仍需直面充分就业、低收入及相关贫困问题的难题,防止“城市化陷阱”。

当然,少数经济学人认为,解决中国收入分配问题的重点是反垄断、反腐败和反灰色收入。不过,经济学常识是,垄断国企是可以消灭(如英、俄等国的私有化),不正当垄断行为可以反(也可以不反,如欧美就鼓励一些垄断企业跨国扩张),但垄断本身作为竞争的产物,是市场经济中的常态,“反不掉”的。由此,难道收入分配问题就永远悬而不决了?而高调指责“行政垄断”者,往往避开了回答三个基本问题:国内还有几个行业没有中、外私人资本的渗透或私营企业?私人垄断能够解决两极分化问题吗?G7哪个成员国曾把本国垄断行业拆分成竞争性行业,并以此“政策”来解决严重的贫富差距?有关文献中还有一个提问:“前30年”国企很多,怎么没有出现如今这种严重的收入分配不公问题?至于腐败、灰色收入是中国收入分配差距主要原因的观点,在定量研究上就饱受争议,没能得到政府的认可。

另外,在生产性财富于少数人手里集中带来的收入差距面前,这些观点也显得十分软弱无力,不能自圆其说。例如,2012国家工商局统计,私营企业存量资产达31.1万亿元。这些资产的运营会给投资者个人带来多大的利润和其他收入? 2012年,仅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私营企业就获得利润18172亿元,个人财富同比增长20%而在利润更高的一些房地产和服务行业,私人企业主获利还多。例如,“胡润2013年富豪榜公布,中国超美国成十亿富豪最多国。……中国富豪中财富来源最多的行业仍然是房地产”。另外,一些大中型私企经营者年薪也高达数百万、上千万乃至近亿元。而我国城镇私营单位职工年均工资才2.1万左右,这些低收入者的其它财产或非常少,或没有。一个经济学人总不能说,这些私营企业主和高管手里快速增加的数十万亿元的巨量人民币,及其不断带来的其它相关收入,对中国财富和收入分配基尼系数的贡献率=0,或者贡献微不足道吧?城乡收入之间的3倍差距,在判若鸿沟的劳资差距面前仅仅是一杯黄土,——它掩盖不住财富和收入分配中真的大问题。例如,进城入户后的农民工,除了一点点难以维持生计的城里人福利,直接面临的就是劳资之间远不止300倍的财富和收入差距。

再反过来看,被美国政府和国内少数人恨不得立马消灭掉,以“解决收入分配公平”的国资委下属的百十家央企2010-2011年其负责人65万元至70万元之间的平均年薪与私营企业主的财富或高管年薪比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即使按70元和2主要负责人计算(即董事长、总经理),117家央企234个主要负责人一年才总共拿到1600多万元人民币的年薪,还不及马明哲、杨元庆近亿元的个人年薪高。把数量增加一些,就算些央企高层负责人的年薪总共拿到一个亿,那也才超过杨元庆的个人年薪一点点,等于私营企业资产的三十一万分之一。这些央企负责人的年薪(或再加上部分人的少量持股及分红),对拉高中国财富和收入基尼系数的作用有多大?估计其作用微乎其微,甚至于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央企的主要资产都是国家而非个人所有的。少数几家国有控股的金融企业高管的年薪较高,100万出头或再高一些;个别在香港等地的金融机构或其它企业的高管名义年薪有上千万的。但由于这些人更少,在总量上的影响也是非常小的。对国企高管的收入“限高”、“规范”,有一定理由,但又能够解决多少全局性的问题呢?进一步说,谁又能够真的对“市场自由定价”的马明哲、杨元庆们“限高”呢?至于在哪天真正对国企高管“限高”了,在十多亿中国普通老百姓面前,私企富豪们就完全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有可能成为唯一的众矢之的了。

“全民瓜分”国企更没用。2011年工业领域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所有者权益为10923.21亿元,年末人口134735万,人均分得810.7元就解决“收入公平”了?就是加入五大商业银行等的所有者权益再平均一下,也就人均千把块钱,发烧打点滴一次就可能没有了。加上国企的利润分光吃净,全国人均所分再加上一千多元,今后不过日子了?那么,卖给私人, 99%打工仔对1%所有者,与美国一样“1%的人所有﹑1%的人治理﹑1%的人享用”,就不“收入不公”和不“两极分化”了?

所以,以反垄断、反腐败和灰色收入为理由来回避或淡化财富公平、劳资分配关系,是缺乏道理的,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要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解决公平问题,腐败和灰色收入要反,不当垄断行为也要反,但更必须直面财富分配状况和劳资关系调整两大基础性问题。那种国企私有化的主张则只能是适得其反。

但是,对工人群体特别是对其中最大多数低收入的雇佣工人而言,在国务院批转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意见》中,一方面提到了反腐败、规范收入和完善二次分配等问题;另一方面,却不仅忽略了初次分配中直接影响收入分配不公的财富分配不公问题,令人奇怪的还有虽然全国总工会有关职能部门等参与了该文件的制定,但文件在有关部分,却只说收入分配坚持市场调节、政府调控,就是没有出现“工会”、“三方机制”两个关键词,更不用说要加强或充分发挥工会、三方机制在调节劳资收入分配、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的重要作用了。

并且,文件在最后的“加强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组织领导”部分,仅将“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要与国有企业、行政体制、财税金融体制等相关重点领域改革有机结合、协同推进”列为“突出重点”,要求“强化实施”,却仍然不提工会和三方机制,真正做到了从头到尾的只字不提它们。

如果在这次全国性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工会和三方机制真游离在外了,《工会法》也失灵了,那么,在私营企业等非国有单位从业的绝大多数工人阶级,将靠谁的“组织领导”来解决其“集体协商”和“收入分配不公”呢?这可是比规范国企收入更重点、更难的问题。

显然,仅由于以上缺陷的存在,就已让人们对文件预期能够取得的良好效果产生了疑惑。

 

 

二、“机会公平”能解决收入分配不公吗?

进一步的评论是:首先,西方经济学也认为,在初次分配领域,财富特别是生产性财富在少数人手中集中,对收入分配不公具有重要影响。前些年,杨承训教授和张新宁博士综合权重的方法,经调查研究测算出影响基尼系数的各种因素所占比重是:垄断业2.86%,城乡差距占8.5%,地域差距占23.4%,私有经济占58.94%,其它高收入占6.29%……这说明私有经济的相对过度发展是形成基尼系数过高的主要原因。现在,由于相关统计数据和文献更为丰富,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国内收入分配基尼系数(还应当发布财富基尼系数等,2005年联合国UNDP的一份报告曾经做出过这种努力),党和政府更应当组织有关机构和学术界不同流派的经济学者进一步展开对于这种大问题的研究,以科学地把握、平衡发展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的关系,科学地筹划共同富裕”大战略

因为,仅从西方经济学的角度看,分析收入分配问题考虑财富分配(或所有制因素)的重大影响也是合理的方法。财富分配基尼系数高攀对收入分配不公有重大影响。仅举一例,美国的诺贝尔经济学得主保罗·萨缪尔森教授就曾结合美、欧的有关情况指出,劳动收入不公平的根源是什么?答案首先应该在劳动报酬方面寻找。但收入方面最大的不公平来源于财产收入的差别归根到底﹐“收入的差别最主要是由拥有财富的多寡造成的。……和财产差别相比﹐个人能力的差别是微不足道的”。

顺理成章,既然在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社会分层固化时,同财产差别相比个人能力差别微不足道,那么,促进个人能力平等的机会公平,如教育公平的作用就更“微不足道”了。这就如同组织“分层固化”的传销组织一样,培训手册可以说芸芸众生在组织内享受“机会平等、规则平等、自由竞争”,但传销金字塔尖上始终就是“1%”者。给“99%”的众生渺茫希望(或加上成功“个案”),给1%的“领导”最大实惠。

近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得主保罗·克鲁格曼也说,美国是不公平竞技场,政客们拉选票时说机会平等的证据在哪里?另一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教授还指出:“平等的机会,美国的神话”!但是,它在社会分层固化的中国就能成真话?

马克思、邓小平等在这种问题上更是直言不讳:生产关系决定分配关系。要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防止两极分化。改革开放以来,党的有关文件也曾指出,私营经济中存在“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

近年来,学术界关于这种问题的讨论正在深入展开。中国社科院刘国光研究员前些年就一直要求注意这个大问题。近期,就是天则所一负责人文章也建议,缩小贫富差距,要从财富分配不公入手理由是在贫富差距中,收入分配固然重要,但在现实中,起决定作用的是财富分配而非收入分配为什么他不说,缩小贫富差距,应从“机会平等”入手呢? 想必作者也知道,几十年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就曾批评迷信“机会平等”解决不了贫富差距。

当然,体制内也有人认为:“公平的核心是在生存﹑竞争和发展的机会上人人平等﹐而不是基于财富或其它特权的平等”,——这等于把“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缩小贫富差距”、解决收入公平与解决财富分配不公、“特权”之间的逻辑链接给切割了,客观上把马克思、邓小平等也给切割掉了这种观点不仅在经济学上经不起批评,在事实面前也显得很窘迫:1970年代以来,欧美凡是激烈宣传机会平等的理论家、改革家、政治家或党派,最后面对的都是财富、收入的两极分化加剧和经济增长陷阱,共同富裕更无从谈起。中国社会分层已经固化的现实,实际上也在要求有关政府部门不应当再迷信这种来自西方的、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富差距的话。

其次,中、外经济史和劳动经济学都告诉我们一个常识,在初次分配领域,工会和三方机制在调节劳资关系,特别是在调节劳资分配中具有重要作用。例如,在政府干预有限的欧、美,雇员工资、福利和劳动条件的起落,从劳资关系角度看,大都与工会和三方机制作用发挥得如何有关系。英国撒切尔实行劳动力市场自由化改革,就导致了“血汗工厂”增加。美国里根实行同样的改革,促成了美国实际工资长期下降趋势的形成,中产阶级也渐渐成为“下流阶级”。

但是,该文件就是不提工会和“三方机制”的关键词,只是简单重复了一句关于开展集体协商的老话。《工会法》指出,“工会是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中国工会章程》也确认,“工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群众组织,是党联系职工群众的桥梁和纽带,是国家政权的重要社会支柱,是会员和职工利益的代表”。近年来,党和政府一再强调要更好地发挥社会组织的功能,提高社会组织的自主性。工会作为中国劳动者最大的社会组织,在最应当依法发挥作用的收入分配领域,怎么在2013年政府有关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文件中就隐名埋姓了呢?在20052《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第二十四条的核心就是要求“建立健全企业工会组织。……企业工会组织实行民主管理,依法代表和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文件怎么能比“老36条”在工会问题上的立场还退步了呢?

 “三方机制”同然。虽然我国的“三方机制”还需要完善和加强,但它毕竟是同收入分配利益攸关的几个大型社会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国企联和中华全国工商联等)与政府共同处理有关问题的一种重要机制,更是进一步发挥即有社会组织作用的一个重要大型平台,怎么它也没有出现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文件中呢?这是不是反映了文件在表达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方面存在重要缺失?

另外,虽然文件(包括《意见》和《通知》)中说,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兼顾效率和公平,但初次分配中的公平仅仅被诠释为创造机会公平的竞争环境维护劳动收入的主体地位问题是,资本与劳动在起点上从来就没有平等可言,现实是“强资弱劳”,它们能够共享机会公平的竞争环境吗?而在本身就不公平的竞争中,又如何“维护劳动收入的主体地位”?难道在初次分配领域,除了“机会公平”,雇员就不能够要求做一天正直的工作,得一天公平的工资了吗?

古典和现代西方经济学都不承认的这种空空荡荡的理论,而是指出竞争性的劳动市场上存在工人“完全依赖雇主”的事实。马克思早就指出,在劳动与资本交易的形式平等背后,存在着实质不平等。只有资产阶级才会认为,“这个领域确实是天赋人权的真正乐园。那里占统治地位的只是自由、平等、所有权……”。

再从文件的文风看,13亿多中国人都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意见》利益攸关,但有几个的老百姓(包括“中产”)能够真正看懂文件里面这些“黑板经济学”味十足的表达,如“机会公平”、“劳动收入的主体地位?而现在的政府文件中这种现象却不断增加,个别地方甚至是文理不通。政府文件应当力求让最大多数人喜闻乐见、明白易懂、深入人心,而不是弄得大多数老百姓一头雾水、莫明其妙。

所以,由于一些政府官员如此偏颇地信仰、宣扬初次分配中的公平问题,也就难怪这个文件不提工会和三方机制,以及财富公平问题了。要知道,历史、理论和现实的逻辑都是:

——起点不公平的劳资竞争=企业主通吃,工人倒霉!

——工人之间的“公平竞争”=压低工资和劳动条件,向底线赛跑! 

如此,“创造”劳资之间 “机会公平的竞争环境”,对工人有什么好处?而工人之间“机会公平的竞争环境”,又有利于谁的“利益最大化”?

读者不妨自己来想象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十年中国庞大的雇佣工人阶层能得到什么样子的收入“公平”?形式平等的自由市场竞争+最低工资+失业保险+社会救济=工人的“收入公平”?并且,在这里二次分配得到的一点点利益对雇员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不可能冲销薪水不公的基本问题。当然,市场供求关系能够带动工资起伏。但是,迄今为止,劳动力市场自由化的结果,总是社会相对贫困的加深。例如,二战以来,欧美工资和福利提高的过程,都是以政府和工会干预自由市场的结果。这种干预一旦被削弱,工资和福利就开始下降,中产阶级开始坠落,经济增长疲软,周期性波动加剧。

对资本来说,劳动力自由市场“公平竞争”确定无疑的前景是带来利润大增。在现实生活中,这起码意味着,由于全国的低空向有钱人开放,漂亮的私人飞机将越来越多地在蓝天飞来飞去,在穷人和“中产”们的头上冒烟、轰鸣,制造更多的PM2.5,并像“传销巫术”一样地激励十多亿素面朝天的“待富”者在“共同富裕”的大道上“追梦成真”,——这是不可能的。国内普世派“向往”的“欧美模式”里面都“99%” 面对“ 1%”了。其中,又以在“机会公平”名义下加快实现自由劳动力市场制度的美、英两国为典型代表。

就此而言,任何一个流派的经济学人都可以说,该文件的政策思路还没有达到1930年代美国罗斯福新政注重利用工会、三方机制调节劳资分配的水平(尽管“二战”中效果是零,工人状况悲惨,而后来效果也有限),也没有达到1950年代中国积极发挥工会作用,实行劳资两利政策的水平。如此政策和指导思想,难以在未来十年中建立起能够解决初次分配中严重不公的收入分配制度,遑论在劳资矛盾中去实现共同富裕了。

说到底,中、外历史表明,工会和三方机制也只不过是缓解一下劳资关系的方式罢了。如果连这种历史上被视为“工联主义”的次优选择都被文件回避了,还想解决中国工人阶级面对的收入分配不公问题,“世界人民都笑了”。现在,国内普世派的经济学人都认为,该文件太空,有的人还对其中的最低工资、集体协商、社会福利内容耿耿于怀,——那也是“权力干预市场”,“养懒人”哩!

 

三、建议

 

政府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意见》不提财富公平问题,不提工会三方机制缺憾同时,文件一直强调的所谓 “机会公平”,在西方经济学中确非解决收入不公的“葵花宝典”。虽然它也是欧美政治领导人的口头禅,但它确实同自己所归属的西方经济学一样“在很多重要方面都状况欠佳”,没有解决了“欧美模式”中愈演愈烈的两极分化问题,以至于被人称为“神话”。所以,建议对该《意见》进行再“改革”。其三个要点如下:

第一,在组织上要提高统筹解决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谋划、决策层次。由党中央统筹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指导性文件,其它各方(如国务院、国家协调劳动关系三方会议、工会等)按分工制定实施方案。国务院在统筹兼顾上功能有限,要避短扬长。

第二,在政策上要制定社会主义初期阶段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长远战略。这个战略要瞄准并服务于十八大报告中“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重大目标。为此,在现有政策基础上,首先是要补充、确立通过改善财富分配不公来缩小贫富差距、改善收入分配不公的战略原则。要科学地平衡发展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的关系,要有一个量化的测算和动态的发展规划。要善于利用政策手段和竞争来促进工商业、农业等领域中多种公有制形式的发展壮大,增加解决财富、收入分配不公的经济力量。在这方面,切忌目光短浅、随波逐流、大而化之和唯GDP、“人均收入”等。有关部门应当开始组织这方面的既有全球视野,又具中国经验的理论和实际问题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制定有关政策性方案。要破除“机会平等”迷信,全面、准确、批判地对待西方经济学,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第三,在社会上要高度重视工会和三方机制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的重要作用。改善和加强党对工会工作的领导。非公有制企业和中小企业是工会工作的重点。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存在的问题也要积极解决。有关部门应当全面总结正反经验,真正重视和发挥工会等大型社会组织的重要作用,并进一步完善劳动法等有关法律和政策。多年前,一位经历过1950年代并从事劳动保障工作的资深公务员曾说过一个意思,“在调整劳资关系力度方面,现在还不如50年代。今天,如果工会不给力,我们也难办。”反过来呢,政府不给力,工会更难办。

 

(说明:此文系作者原稿,个别文字与《管理学刊》所发版本有区别)

 

 

主要参考书:

马克思著:《剩余价值理论》第二卷下册,人民出版社1975年。

卡尔·波兰尼《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

戴维·F·诺布尔著《生产力:工业自动化的社会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

国家工商局:《全国市场主体总体发展情况》(2012年)

联合国UNDP:《中国人类发展报告2005﹕追求公平的人类发展》,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5年。

保罗·萨缪尔森等著:《经济学》(第17版),人民邮电出版社2004年。

保罗·萨缪尔森著:《经济学》下册(第10版),商务印书馆1982年。

阿马蒂亚·森著:《理性与自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

坎贝尔·麦克南等著:《当代劳动经济学(第六版)》,人民邮电出版社2004年。

约里斯·范·鲁塞弗尔达特等主编:《欧洲劳资关系——传统与转变》,世界知识出版社2000年。

卡尔·马克思著:《资本论》第一卷上册,人民出版社1975年。

小阿尔弗雷德·马拉伯著:《迷惘的预言家——当代经济学家的历史》,海南出版社1997年。

约翰·米尔斯著《一种批判的经济学史》,商务印书馆2005年。

王安庆著:《“伟大社会”改革——20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改革及启示》,新华出版社2008年。

 

 


轻盈飘飘制作

如何看待「流川枫终于懂得传球了」?----------------------多图全面解析流川枫的篮球能力-------------------------其实就流川枫的传球能力而言, @陆无双 同学已经回答得很全面了。只是这个问题可以引申出一个非常宏大的问题:流川枫的篮球能力究竟如何?敝人一时技痒,想挑战一下这个命题。---------------------正式开始了怎么能不割一下呢-----